2017年03月02日 来源:广西日报 作者:记者 林雪娜 实习生 张 倩
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

 

  《虫子书》书封与内文“虫子文”。(资料题片)

  2017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结果近日在德国莱比锡揭晓,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虫子书》荣获银奖。这是继2016年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《订单·方圆故事》摘获“世界最美的书”金奖之后,广西出版再次收获的代表图书装帧设计界最高荣誉的奖项。《虫子书》作者兼设计师朱赢椿曾设计了《不裁》《平如美棠》等多部“中国最美的书”。让我们通过设计师的视角,探索“最美的书”奥秘——

  重在选题与立意

  当《虫子书》摘下“世界最美的书”头衔时,在业界引起一阵热议。这是一本破天荒的“无字书”,缘何会拿下“世界最美”荣誉?就在去年该书入选“中国最美的书”之时,网上随之有不同的声音:“无字能为书么?”“看不懂这本书……”作者朱赢椿以8个字回应质疑:点头称是,坚决不改。

  “中国最美的书”评委会给予《虫子书》如下评语:全书内页没有文字,由虫子留下的爬行痕迹构成。经过非常细致的观察与处理,虫子们一幅幅形态各异的“作品”具有了书法与文本的气韵,妙趣天成。

  拿起这本由5000多个“虫子文”组成的书,书的封面醒目标注一行字:本书是虫子们的自然创作,无一汉字,请谨慎购买。然而,这么一本奇特之书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呢?故事得从7年前说起。

  当时,在南京师范大学任职的朱赢椿在工作室院子里开辟了一块菜地。结果,所种之菜引来了虫子,蔬菜瓜果上满是被虫子咬过的痕迹。这个不起眼的细节,却落入了崇尚大自然、喜爱动植物的朱赢椿眼里。他没有把这些虫子消灭掉,而是关注起虫子遗留下来的痕迹,惊喜地发现:被虫子咬过的叶片在阳光照射下,突然变成很有艺术感的白色羽翼,图形纹路像极了书法笔画。经过追踪,他发现这一“杰作”的创造者是一种叫斑潜蝇的幼虫,且是通过巧妙的啃食方法,才将叶片啃出了这种艺术效果。

  此后,朱赢椿开始关注蚂蚁搬家、蜗牛散步,以及蜘蛛如何把网织得均匀整齐……他乐于与虫子们朝夕相处。有时正在作画,虫子就爬进他的调料盘里“凑热闹”,他干脆在院子里裱了许多纸和板子,甚至自制一个有水果汁或可食用色素的“墨池”,吸引虫子一边觅食一边自得其乐地“作画”。未料,果真产生一幅幅“佳作”:潜蝇的“行书”、蚯蚓的“大篆”、蜡蝉的“工笔”、天牛的“点皴”……当他把这些“作品”收集起来时,发现大自然的造化实在太奇妙了!他将这些“作品”、叶片标本等拿去给书法家“验证”,得出的结果是“令人称奇的创意艺术”。去年他又将这些“虫子之作”在英国办了一个展览,没想到吸引了不少孩子观看……

  就这样,历时近6年,终成一部《虫子书》。在这些奇特的行文艺术里,朱赢椿想诠释的是一种万物与人的平等关系,一种造物的神奇和生命的偈语。

  这样的选题与立意吸引了评委会有关专家,专家也认可这份来自自然界的神奇艺术,一种人与自然产生共鸣的创意之作。在作者看来,虫子在那种极其自然状态下“创作”出来的东西,正是人们在艺术创作中所需要的一种无心、自然和不刻意。作者也希望通过这样一本书,唤起人们对大自然艺术的好奇心与想象力。

  美在装帧与设计

  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活动自1961年开展以来,已经举办37届,代表了当今世界图书装帧设计界的最高荣誉。据主办方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有关人士表示,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强调书籍整体的艺术效果,要求书籍的各个部分——封面、护封、环衬、扉页、目录、版面、插图、字体等在美学上保持一致,装帧形式必须适合书籍内容,在制作上达到较高艺术水平和技术水平。

  随着人们审美情趣日益提升,读者已不满足千篇一律、简单粗制的书籍样式。在茫茫书海中,设计精美、富有创意的书籍总能让人眼前一亮、耳目一新。就在去年底在南宁举办的第八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优秀作品展上,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部“美书”让广西读者感受到了书籍设计艺术的魅力。观看展览的读者对一些获得“世界最美”“中国最美”的美书爱不释手,有读者表示:“没有想到书籍还可以制作得这么美!就像是一件艺术品,让人忍不住想去翻阅、品味。”

  在图书装帧设计界有“鬼才设计师”之称的朱赢椿,除了注重选题,其成功的秘诀还来自书籍设计的艺术性。在他看来,纸作为书籍的载体,它是有情感的,它的厚薄、色彩、味道,都在表露它的情感。“如果把这情感利用好,人们拿到这本书的时候,没有读内容,就能感受到它的情感,就会被它感染,就能沉浸其中”。

  严格来说,《虫子书》的装帧设计并没有许多特别之处,黑、白与浅驼色的搭配十分素净简洁。这正是朱赢椿所追求的:大量的留白,肃静的设计。在他以往获奖的《不裁》《蚁呓》《蜗牛慢吞吞》《平如美棠》等多部“中国最美的书”,乃至“世界最美的书”之中,都可以看出这种艺术追求。然而他认为,无论复杂抑或简约,无论传统抑或时尚,小到字体大小、正文留白、装订线等,每一个细节都有讲究,每一处都要和谐。把所有细节用活了,书的美就没有止境,“一本美书是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,能让读者从设计就能嗅到内文的气息”。

  贵在内容与形式统一

  美的设计,能吸引读者对书籍投以关注;好的内容,则能让读者手留余香、心神难忘。2013年,广西出版的图书《平如美棠》获得“中国最美的书”之时,便在广大读者中引起热烈反响。该书讲述的是老先生饶平如与妻子毛美棠历经一个甲子的温情故事。朱赢椿在接到出版社提供的书稿时,被老一辈真挚而执著的情感所深深打动,设计成这部小32开的精美之书:喜庆的红色仿佛“喜帖”一般充满对美满婚姻的祝福,古朴的装订串起一个“相思始觉海非深”的动人故事。让读者捧起这本精巧的书籍,犹如捧起一份厚重的情感。

  如今的书籍设计已不仅仅是封面设计,而是里里外外构成一个整体。国内曾有过一个阶段:获奖图书多是体量较大、包装精美豪华的大画册。随着读者逐渐回归阅读的本质,加之有精神情怀的设计师不懈努力,艺术设计与市场渐渐有效融合,人们不仅满足于表面视觉的传达,更希望有深刻的阅读体验与感受。

  然而,什么样的书才能真正产生“最美”效果?书籍装帧设计界资深专家吕敬人表示,书籍设计的最终目的是阅读,让读者读来有趣、受之有益。设计者将文本的语境通过视觉手段充分传达给受众,这是设计最根本的目的。书籍设计应是综合作者、出版人、编辑以及设计师的能力,让读者得到一本有趣、有益、有阅读价值的书。

  2016年,荣获“世界最美的书”金奖的《订单·方圆故事》,就是用极其普通的编织袋材质作书封,配以中国古代线装书形式装订,贴上书店订单作书名,讲述一段平凡老书店的情怀故事,让世界各地读者透过一股墨香看到中国的好故事,体会东方文化的独特韵味。

  “真正的好书是好文本加好的设计共同制造的整体吸引力。书作为一个信息的载体,更多的是让内容进入人的心田,可以让你眼视、心读。”朱赢椿说道。

扫二维码,手机阅读本文
编辑:芝洲莫鱼
分享
首页